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散淡布衣

我愿把最好的送给朋友,让我们共享喜悦和欢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事小事尴尬事(原创)  

2013-05-24 08:52:25|  分类: 个人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大事小事尴尬事(原创) - 散淡布衣 - 散淡布衣
 

 

    我们当年上山下乡所到的地方是四川的峨边县,它隶属凉山彝族自治州管辖,后又改为乐山地区管辖。峨边县是一个彝汉杂居,较原始的贫穷落后的山区县。当时实行布票,每人每年发布票一丈七。由于峨边是高寒地带是少数民族地区每年发给我们的布票是二丈四,我们大呼“赚”到了。又由于山高地少地薄,当地大部农民全年辛劳不足以养家,靠吃政府百分之二十的反销粮渡过。

    我们落户在峨边县的大堡公社,大堡曾是解放前区政府所在地,所以大堡也就有一条,也是唯一的一条虽说不宽也不平的石板路,这条路也被农民称之为“街”!因为现在的乡政府,两三家小饭店,几家小商铺都集中在那里,这条路也就成为方园二十里的繁华街道了。

    我们到了那里,虽直观上感到很穷很落后,但新鲜新奇仍打动着我们,“哟--喂--彻(吃)饭没有?”于是我们也学着拖长音调:哟--喂--彻饭没有,学完后大家一阵的哄笑。山好高哦,山好大哦,山好绿哦,山好漂亮哦,好一阵兴叹!这里人好奇怪,他们不桃水而是“背水”,不是挑粪而是“背粪”!又是一阵议论喜笑。天好兰呵,白云好漂亮呵,象花一样,又是一阵感叹。晓不晓得,晓不晓得,这里农民说这里冬天会下大雪,我们可以打雪仗了可以堆雪人了,感叹之后又是一阵期盼。

    新鲜也好,兴奋也好,感叹也好,最彻身的问题出现了:要解手,要方便,要尿尿!终于大家面对着到大堡以来最大的问题--“解决内务”事务,也是最小的事,纯属个人私事!却是大家必须正视的尴尬事:到猪圈去!

    当地人的房子一般一个门脸一户人,一户户紧邻着。布局又基本上一致是纵深发展的格局:前屋客厅兼餐厅橱房,二屋寝室,三屋寝室兼杂房,四屋猪圈兼杂房。说是四屋其实三间半屋更为准确,猪圈部份实际上是用麦草或篱棚围起来,中间是两三米的大坑,人畜粪便都蓄于此坑,坑上就是架起的猪圈。就在这里方便,这就是厕所!大家面面相觑,滑下去怎么办?三面透风漏洞,夏天恶臭冬天如坐风箱,那个难受劲就别提了。当大家战战兢兢从猪圈出来,那种轻松放松还是可以从每个人的脸上读到。为了提高方便的安全性,女同胞一般都集体行动,我们嘻戏女生的行动,有人站岗放哨的方便大慨应是军级以上的待遇吧。

    这种嘻戏很快被事实甩了个大耳光,我们队有一个回乡知青,十六岁,男,姓童,和我们一齐吃住行,因为他是我们中最小的,故被我们叫做“童子军”。童子军很乖巧很听话,一天,我叫他去买点盐,可他出去不久就听到抓流氓的呼声。出门一看童子军向我狂奔而来,后面不少人追赶.忙问怎么回事,童子军也不回话,躲在我身后发抖。追赶的人说他看女娃解手,是流氓,要抓起来!我们住的房子是没收富农的房子,被生产队做为库房因而我们的住处没有“茅厕”,我们方便必须到二十米外的生产队的猪圈,也就成为附近的“公共厕所”。为了不闹误会,就和女同学约定,她们进去后要在猪圈的立柱上挂上标记。小童想顺路方便一下,谁知今天进去的女娃是外队的不知此“行规”,闹出了误会,只好由女同学出面才解决了这个哭笑不得的尴尬事,归于平静。

  现在想起来这事,还真觉得又可笑又无奈.庆幸我们始终没犯规,好好走过来了。

 

 

 

大事小事尴尬事(原创) - 散淡布衣 - 散淡布衣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